那些海中植物系魂兽们-AI FISHID

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既不是海魂兽也不是蓝银皇、烈火杏娇疏、八角玄冰草这些顶级植物系,为什么?因为我们不在斗罗大陆啊,快回来地球位面,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我们来看看,地球位面生活在海洋里的拥有植物属性的特殊魂兽。

小绵羊海兔可能是这个系列最受追捧的物种之一。Costasiella kuroshimae也叫叶羊,常常被拍到一家几口趴在绿色海藻上。小绵羊个头非常小,针尖那么大这样的形容毫不过分,非常潜水员的眼力和定力。

Costasiella kuroshimae 叶羊 | BY alif_abdulrahman  CC BY-SA 2.0

所以,这里要讲植物系魂兽本质上还是动物,他们的植物属性在于 身体中储有叶绿体,可以进行光合作用。这类的海蛞蝓分为植食系和肉食系的。小绵羊那么可爱,当然属于植食系。Costasiella, Elysia(叶绿海天牛), Costaciella, Oxynoe(长足螺) 和 Placida属的海蛞蝓很多都属于植食系。它们用辐射状的牙齿刺破藻类的细胞,吮吸汁液,然后把这些从藻类取得的叶绿体存储在纵贯全身的网络管道中——把自己变成一块太阳能板——在光合作用下,能够生产营养物质提供给自身。这种外部获取叶绿体为己用的特质被称为“盗食质体”(kleptoplasty)。

华丽的 Elysia diomedea | BY A Tikhomirov  CC BY-SA 3.0

花一般的 Elysia crispata | BY LASZLO ILYES from Cleveland, Ohio, USA   CC BY 2.0

小绵羊虽然可以进行光合作用,但叶绿体会被逐渐消耗,需要经常补充。但有一种魂兽却有着更高级的能力,能够做到长期辟谷。 囊舌目海蛞蝓 Elysia chlorotica绿叶海天牛超级像一片树叶。神奇的是,外部摄入的叶绿体一旦进入海天牛的细胞,就能开始进行光合作用长达 9 个月,这比在藻类体内发挥作用的时间还要长。E.chlorotica 的生命只有一年左右,在摄取叶绿体后,却可以做到大半生晒太阳度日(吃吃吃这种人生乐趣放弃了好可惜啊)。

研究发现,海天牛体内自带用于修复叶绿体的基因片段,新生的海天牛体内不含叶绿体,需要重新摄入,但修复基因却是代代相传的,这还不是最厉害的,这种基因片段来自藻类,这是迄今为止,科学家所发现的唯一一种多细胞动物间的功能性基因转移。WTF,明明是漫威宇宙的剧情。妙蛙种子、皮卡丘什么的也离现实不远了——哪里是不远——皮卡丘海蛞蝓本来就存在哦。

Elysia chlorotica 绿叶海天牛
| BY Karen N. Pelletreau et al.  CC BY 4.0

海洋中,具有光合作用能力的魂兽,远不止海蛞蝓,很多造礁珊瑚、海葵(它们都是动物哦)等体内都含有一种单细胞藻类——虫黄藻 Zooxanthella。虫黄藻是珊瑚礁生态系统的重要一环,它们和宿主间形成共生关系,获得住所的同时,进行光合作用,将光合作用的副产物作为营养物质回馈给宿主。

虫黄藻的宿主们

肉食的“植物系”魂兽们则扮演掠夺者的角色,狩猎其他动物,取得虫黄藻。灰翼海蛞蝓 Phyllodesmium属的物种可以归入此类物种。

长卷须灰翼海蛞蝓 Phyllodesmium longicirrum | BY Silke Baron CC BY 2.0

作为太阳能电池板,是不是应该有调节光感片的能力,以便调整能量输入?别忘了,这些“植物系”魂兽本质上是动物。平鳃海蛞蝓 Plakobranchus ocellatus 就可以通过展开或关闭副足来调节接受的光能。八放灰翼海蛞蝓 Phyllodesmium briareum、蓝龙 Pteraeolidia ianthina 这些物种都擅于通过调整裸鳃的角度优化光能的吸收。

平鳃科海蛞蝓  Plakobranchus ocellatus | BY Nick Hobgood from Cap-Haitien, Haiti  CC BY 2.0

共生灰翼海蛞蝓 Phyllodesmium briareum | By Steve Childs  CC BY 2.0

蓝龙 Pteraeolidia ianthina | By Richard Ling CC BY-SA 2.0

大嘴海蛞蝓比较特别,虽然摄取虫黄藻,但却不依赖其光合作用,而只是将其存储起来,食物供应不足的时候,所以应该不能归入“植物系”。

大嘴海蛞蝓 Melibe viridis | By Steve Childs from Lancaster, UK  CC BY 2.0

海生生物的世界,异常丰富,作为潜水员的我们,有幸近距离和它们互动,体验生物多样性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