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 ID: 刀尖上起舞的海神

浮于水面,啃食剧毒的生物,将武器收入囊中获得更强的攻击力,猎手和猎物都颜值非凡——这就是海神海蛞蝓和它相爱相杀的猎物们。

猎物之一:僧帽水母

僧帽水母 Physalia physalis | By Volkan Yuksel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licenses/by-sa/3.0

僧帽水母 Physalia physalis 是海神(海蛞蝓)的猎物之一,因其外形得名,确实像一顶透明的僧帽浮于水面,国外也被叫做葡萄牙战舰 Portuguese man-of-war,来源于葡萄牙战船和士兵帽子的形象。僧帽水母是

水螅虫纲 Hydrozoa>管水母目 Siphonophora>僧帽水母科 Physaliidae 僧帽水母属

的物种。它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水母,而是水螅虫的聚合体。

僧帽水母由4种水螅体组成,其中一种水螅体是充气的“浮球”,它可以帮助僧帽浮在水母,气体腺会产生一氧化碳,所以“浮球”内一氧化碳含量可高达14%,其他成分则为氮气、氧气、氩气和二氧化碳等。水螅体需要保持湿润,僧帽水母可以通过轻微翻转来做到这一点。有时为了避开攻击,还能够排气下潜。

“浮球”下方有长触须,最长可达22米,平均为10米。作为肉食性的动物,它们使用带有刺细胞的触手麻痹并杀死小鱼、蠕虫和甲壳类动物,然后触手把猎物移动至“浮球”下方的有消化职能的水螅体,它们消化猎物并把营养传输给其他部分。

1870年的僧帽水母插画

僧帽水母被人所熟知很大多是因为它的毒性。触须中密布着微小的刺细胞,这些刺细胞能分泌致命的毒素,单个刺细胞所分泌的毒素微不足道,但当成千上万个刺细胞所分泌的毒素积累起来时,其毒性不容小觑,僧帽水母的毒素属于神经毒素的范畴。人被蜇伤后,会有剧烈的刺痛感,会出现鞭痕一样的斑痕。严重的布局伤害可能会导致水泡、组织坏死等,恢复的时间需要很长时间。除了局部伤害,严重的受伤者会出现多个系统的全身性中毒症状,有可能致死。僧帽水母因此被列为眼镜蛇般的剧毒物种。

曾有朋友在大堡礁船宿时被“僧帽”水母蜇伤。

被蜇伤的爪子

被蜇伤的肘子

治疗的药物

有资料显示僧帽水母有同属的物种 Physalia physalis(Gmelin, 1788) 蓝瓶水母(blue bottom),外形上和僧帽水母相似,浮体部分略小,下身垂着长长的钓鱼线般的触须。蓝瓶水母分布在印度洋-太平洋海域,是澳大利亚海岸线的常见物种。 蓝瓶的毒性相对较弱。但最新的分类信息则将 蓝瓶Physalia utriculus 视作僧帽Physalia physalis (Linnaeus, 1758)的同种异名,因此蓝瓶即僧帽。

猎物之二:银币水母

银币水母 Porpita porpita

By Bruce Moravchik (NOAA)

银币水母是海神的猎物之二。银币水母 Porpita porpita 是 水螅虫纲 Hydrozoa>管水母目 Siphonophora> 银币水母科 Porpitidae > 银币水母属  Porpita 的物种。

银币水母和僧帽一样,同属管水母目,因此,银币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水母,也是水螅虫的聚合体。银币水母有一个英文俗名叫 blue button(蓝按钮),这下好了,蓝瓶和蓝按钮都有了。银币水母也有刺细胞,但毒性很弱,对人几乎没有影响。

海神猎物之三:帆水母

帆水母 Velella velella 海神猎物之三

帆水母 Velella velella 和银币水母同科,帆水母属。你猜对了,帆水母也不是单一个动物个体,也是聚合体。帆水母主要活动于温暖的海域。它们的触手非常短,生有扁平的充气浮囊和一根竖立在海水中的“帆”。帆水母主要以海洋微小动物为食,它们喜欢群居,常结成宽达100千米的大群在海面上飘来飘去,非常壮观。在暴风雨过后的海岸边,有时能在海滩上见到上百万只帆水母。

这些“水母”们,身怀绝技(带刺细胞的触手),却抵不过海神海蛞蝓们。

猎手:海神海蛞蝓

大西洋海神海蛞蝓  Glaucus atlanticus | By Doug Beckers  

CC BY-SA 2.0 https://creativecommons/licenses/by-sa/2.0 

大西洋海神海蛞蝓 Glaucus atlanticus 属 裸鳃目> 海神鳃科>海神鳃属。

作为海蛞蝓,它们和大部分的同胞都不一样,可以借助水面张力在水面漂浮。而它的猎物们,也都是漂浮在海面上“水母”们。

大西洋海神是一个绝色猎手。身着和猎物一样的装饰,不知是环境选择的结果,还是从猎物身上摄取的“颜”素。但其武器,确确实实来自于猎物们的水螅虫刺细胞,这个技能倒不是海神独有。在 水下萌宠海蛞蝓们的防御之道 一文中,我们有提及,Aeolid海蛞蝓从刺细胞动物处摄取其刺囊——刺细胞,并用作防御武器。这些刺细胞动物包括火珊瑚、海葵和珊瑚。这些蜇人动物通常是大家敬而远之的,那么海蛞蝓又是如何搞到这些武器的。海蛞蝓在吃这些刺细胞动物的时候,确实会触发攻击,但它们对毒性免疫,一些还未发育成熟的刺细胞也会被一并食用,然后在消化系统中被转移到皮鳃的尖端,等刺细胞发育成熟,就可以当做武器来用了!

海神从剧毒的僧帽水母等摄取刺细胞,毒性不亚于其猎物,所以触碰海神海蛞蝓也会被蜇。

这种神奇的生物还有一个特性出人意料,它们是躺在海面上的,颜色较深的蓝色面是其腹部,而较浅的那面则是背部——仰泳的“水母”杀手——画风变得诡异起来。这样的颜色配置倒是符合它浮游于水面的特质:俯视和海水融为一体,仰视则和天空融为一体,减少了被捕食者发现的风险。

借助张力悬浮在水面的大西洋海神 | By Sylke Rohrlach

CC BY-SA 2.0 https://creativecommons/licenses/by-sa/2.0 

离开水的海神会蜷成一团,回到水中又会重新舒展,触摸有可能被蜇伤

By Imtorn |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licenses/by-sa/3.0

海神雌雄同体,经常不开车就坐车的你对此可能已经并不陌生,两个个体交配就可产卵。大西洋海神海蛞蝓喜欢将卵产于漂浮的木块、被吃剩的猎物的残渣,或其它任何能够持续浮动的物体(包括生物的尸体)。这样可以确保新孵化出的幼崽可以一直维持漂浮着的状态,直到它们自己体内长出了气囊。

大西洋海神海蛞蝓分布的海域有大西洋、太平洋东北部、北太平洋。在我们常常潜水的区域鲜有分布,这是中国潜水员较少拍摄到海神的原因吧。

大西洋海神不是 海神鳃属的唯一物种,亲戚诸如镶边海神海蛞蝓 Glaucus marginatus,镶边海神和大西洋海神比较相似,但颜值略输,触手的形态略有差异。镶边海神同样喜欢掠食管水母目的物种。在B站流传一段镶边海神啃食银币水母的视频,有兴趣可以自行搜索。

镶边海神海蛞蝓 Glaucus marginatus | By Taro Taylor

CC BY-SA 2.0 https://creativecommons/licenses/by-sa/2.0

 

“真”水母

前面,我们说到管水母目的水母并非常规水母。我们可以看几种较为典型的“真”水母。

钵水母纲 > 根口水母目 > 皇冠水母科 > 蛋黄水母 Cotylorhiza tuberculata

By Fredski2013 | CC BY-SA 2.0

https://creativecommons/licenses/by-sa/2.0

 

钵水母纲 > 根口水母目 >硝水母科 >  澳大利亚斑点水母 Phyllorhiza punctata

By Papa Lima Whiskey |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licenses/by-sa/3.0 

箱水母纲> 箱水母目 > 箱水母科 > 箱水母属  Chironex 

By Guido Gautsch | CC BY-SA 2.0

https://creativecommons/licenses/by-sa/2.0 

总结一下

摄取水螅体刺细胞并不是海神专利,但浮游于水面与剧毒的生物过招却和其他海蛞蝓大相径庭,这些美丽的蓝色的小生命可谓在刀锋上起舞,再叹造物神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