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艮 Duong dugon

FISH ID: 儒艮 Dugong dugon

儒艮(rú gěn) Dugong dugon即美人鱼的原型,很多人都已经知道。大家也知道,论起颜值和”美人“应该不搭界,所以”美“的由来很可能是背影杀。

儒艮其艮

儒艮的学名叫Dugong dugon,读作(嘟贡嘟贡),叠词显可爱是吧。儒艮是海洋哺乳动物,身长可以长到3米,体重能达到500公斤。如它的呆萌长相,它行动缓慢视力差,但听觉灵敏。饱食后除出水换气外,喜欢潜入30-40米深的海底。

海生素食主义者

儒艮有时候也被人叫南海牛、海牛等。细心的你可能要站起来反驳,海牛是另外一种生物,也对也不对,这就是俗名的世界——一词多指,一物多名。不过重点不是这个啦,而是儒艮的”牛“性——这是少有的海洋素食哺乳动物。素食主义有3个级别 Pescatarian-素食+海鲜, Vegetarian-素食+奶、蛋等 和Vegan-纯素,一般情况儒艮应该归入Vegan-严格素食主义者,但据猜测食物匮乏的时候它们会转为Pescatarian。

儒艮喜欢含氮量高、纤维含量低易于消化的海草,作为食草动物,它们的肠子很长,适合消化海草,新陈代谢率低。眼子菜科 Potamogetonaceae 和 水虌科 Hydrocharitaceae 的植物是它们的首选,如果食物不足,也会考虑海藻。

眼子菜科 Potamogetonaceae  

水虌科 Hydrocharitaceae

儒艮没有手,或者说长了一个哆啦A梦手,要吃草,只能靠嘴啃,所以儒艮进食的画面确实很像牛在吃草的样子。由于首选食物的水草分布较浅,有的就分布在潮间带,因此儒艮也会根据潮汐选择进食的时间。

专心进食

儒艮去哪了

儒艮分布区域

比起其他水生哺乳动物,儒艮显得更加罕见(海豚、鲸等,很多地方都可以遇见,虽然大部分只能在水面观看)。实际上从区域上讲,太平洋印度洋的温暖水域都有分布,澳大利亚的种群数量较大。

儒艮在中国也有分布,早在80年代,广西就建立了合浦营盘港-英罗港儒艮自然保护区,后来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随着栖息地的破坏和消失,就是在保护区,儒艮的踪迹也逐渐近乎消失。目前菲律宾科隆、印尼美娜多和埃及红海是不多的几个可以和儒艮共潜的地方。

目前,儒艮被列为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濒危动物。IUCN红色名录易危等级。

在菲律宾布桑加岛(科隆)北部的多个潜点,都有潜水员偶遇儒艮的记录,因他们喜欢吃的海草在很多潜点都有分布。但稳定能看到儒艮的潜点则在布桑加岛的西北角,这里的海湾有一片5-7米之间的沙地浅滩,因为长有儒艮喜爱的海草,成为固定的”食堂“。

当地人将这个区域管理起来,限制进入的船只,向潜水船收取管理费,并提供向导服务。因此这里的潜水都需要提前预约。潜水员的行为受到约束:每次和儒艮只能共处15分钟、不能过于靠近、不能在水面踢蹼等。虽然潜水员还是会打扰到儒艮,但总体维持了一定的平衡。这里成为稳定能与儒艮共游的区域,在好的季节,成功率高达80%以上,但风浪大的时候,成功率则降到50%以下。

和潜水员互动

儒艮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圣贤草的牛性物种。潜水员与儒艮同游的时候,会发现儒艮几乎无视人类的存在,如果你安静的躺在它的前进路线上,很有可能它一路吃草过来,然后被你吓的一机灵:“诶嘛,什么鬼?差点没把老子牙硌掉…”

儒艮是哺乳动物,不是鱼,因此需要浮上水面呼吸,然后在下潜,因此,观看儒艮,浮潜和自由潜也是不错的选择。经验来看,每隔3-5分钟,它就要上浮一次(闭气水平和资深自由潜员大致相当啊,可能是因为受到人的干扰)。顺便提一句,儒艮的镰刀式入水做的可是非常标准,值得自由潜水员学习。

Model Han教练

儒艮宝宝吃累了,有的时候会旁若无人的伸腰打滚,用尾巴拍打沙地,这个时候如果你在旁边,一定会被萌化。

打滚卖萌!

儒艮在物种树上的位置

儒艮属于 哺乳纲>海牛目>儒艮科>儒艮属,一枝独秀,仅此一种(同科的大海牛已经灭绝)。

海牛目下属儒艮科和海牛科。所以海牛科算是儒艮不近不远的亲戚。他们都是吃素。

儒艮和不同种的海牛有不同的分布区域,海牛科各种的分布区域各有不同,这一点从各个种命名就能看出来。

与海牛的区分

以其用特征区分,不如以地域分布来区分。不过特征也很容易找,儒艮的尾巴是V形,而海牛的尾巴呈圆弧形。

儒艮V形尾

海牛圆弧形的尾部

协同进化

儒艮和同为水生哺乳动物的鲸、海豚(偶蹄目)等物种,来自不同的目。应该由不同的原始物种物种进化而来,但结果却发展出高度相似的形态——流线型的身体、长得像鱼鳍的“鳍状肢”、水平的尾鳍等。这种环境导致的不同物种向着同一方向改变的进化方式被叫做趋同进化。

第一次认识儒艮,我是在凡尔纳的小说《神秘岛》,文字给我留下的印象是这货肉好吃,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用舌头辨识海洋生物,但是当我们有能力获取更多时,却需要停下来想一想,做出改变。如果你见过自然世界的儒艮,可能会改变这个想法,众生平等,这些都是自由灵性的物种。